想說就說!

關於部落格
在現實世界裡,說話要經過大腦!
在這裡,想到甚麼就說甚!
  • 4670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Jonathan Creek - Season 5 - The Curse of the Bronze Lamp

來到了第五季的第三集, 也是最一集。 Jonathan Creek 的忠實粉絲經過了前兩集的“洗禮”後, 已經不敢對這一集有太大期望了。 事實上在網上, 很多人都說:『別在拍了!請讓Jonathan Creek 在我們心目中留下一個好印象吧!』

這一集的的劇名為 The Curse of Bronze Lamp, 肯定是向卡致敬的。 是怎樣致敬法呢? 是不是又來一個俏女郎在屋子內憑空消失, 但解決方法是完全不同的呢? 
 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一開場的戲份就來了一個小意外(當然我不會說出來是什麼!), 接著一個議員的妻子, 要準備為丈夫做生日時, 卻被人綁架了, 但這個妻子可不是什麼普通報的女人, 而是一個充滿睿智的電腦專家, 觀眾們預算著她有一番做為出來。 
故事一轉, 來到了 Jonathan Creek 的家, 他們的清潔婦買到了一個青銅燈。 由於和丈夫合不來, 她擦著神燈, 許下一個願望, 要召一名男妓來快樂一下。 是夜, 男妓真的來了!但還沒有開始前, 清潔婦發覺男妓倒斃在她的浴缸 裡。由於一報警就會給丈夫知道, 於是她急召 Jonathan 的妻子, Polly, 來協助她。 
兩人處理屍體後, 清潔婦一回到家裡, 為了驅除心裡不安, 她鎖上了房間, 把床單換過, 就倒頭大睡。 第二天, 清醒後, 第一個不可能謎題來了 - 在她的床上, 她發覺了一個不屬於她的手錶。 她很肯定在她換床單時, 床上沒有這隻手錶。 是晚上有人趁她睡著時, 偷偷跑進來來放下的嗎? 問題是房門都鎖上了, 窗口又太小, 外人怎樣進來呢? 
 
之後另一個不可能謎題又來了, 他們發覺那隻手錶是屬於那議員的妻子的, 只是那時候她已經被綁架了, 匪徒步更拍了影像,送去電視台, 証明那個時候她真的手腳被鎖著的關在某處。如果是這樣的話, 那手錶到底如何從議員的妻子轉到清潔婦上鎖的房間裡? 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
看完了這一集, 心裡鬆了一口氣, 最後一集總算沒有衰收尾!雖然網上有人埋怨那兩個不可能謎題的詭計太過依賴巧合, 有很多部份也有點令人難以置信。 個人覺得這部份還可以接受, 反正很多日系推理, 或者說還有很多不可能犯罪小說, 都時常利用巧合來寫成一個故事。 
整個謎形成的過程其實很令人有賞心悅目的感覺! 當然這集表現是比前兩集好, 但還是不能和高峰時期待比。 下一個問題就是應該還有下一季嗎? 基本上網上的評價都是: 
 
1。 應該要把 Polly 這角色取消掉。
2。 要 Jonathan Creek 搬回去風車屋裡住和穿回他的風衣。 
3。 要求 David Renwick 寫回一個精彩的詭計出來。 
 
1 和 2 我覺得有點誇張!難道要把劇情寫成 Jonathan Creek 離婚, 然後搬回去風車屋裡住? 
3 我覺得是一個可行之計。 David Renwick 可以多瀏覽一些網評, 他應該心裡有底觀眾要求些什麼樣的詭計, 以他的才能, 要寫一個出來應該不難!  
 

評價: 可以一看的最後一集!
 
 
 
 
警告: 再住下就是本網誌所列出的書爆雷區
 
因為要為丈夫準備生日舞會, 議員的妻子口袋由剛好有未吹的氣球。 於是她脫下的絲襪, 把手表放進去. 吹起了氣球, 再把絲襪綁在氣球上,一放手氣球就隨風而去。 氣球一直飛到 Polly 和 她清潔婦棄屍的地方,被樹枝刺破, 手錶就在跌在清潔婦髮髻上。 
清潔婦沒留意到, 回到家後, 她往床上一倒, 手表就跌在枕頭上。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