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在現實世界裡,說話要經過大腦!
在這裡,想到甚麼就說甚!
  • 4747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Can you speak English?

在吉隆坡, 廣東話可以是横行天下, 幾乎是去到那一個角落都沒問題。 但最近, 我接連兩次用廣東話都吃了悶棍。 

我女兒一直抱怨著頭痛了大半年, 毎天她都會說頭痛。 我們帶她看了好多醫生, 吃了很多藥, 也照了 MRI scan, 但一直都沒有好轉。

我們決定帶她去吉隆坡的同善醫院看腦科。約定時間是下午兩點半, 我們兩點就到了。  但醫生整三點半才進來, 等輪我們時, 已經是快五點了。 

那是一個華人醫生, 看起來是五十多歲, 有一個印度過女護士站在他身旁。老婆一坐下就開口說我女身頭痛, 當然她用的是廣東話。才沒兩句, 醫生就舉起手, 說: I cannot understand Cantonese。 
於是老婆就改用華語, 但醫生卻說: Can you speak English ? 

老婆用求救的眼光望著我, 她的英文只是普普通通那種, 用來晒一兩句還可以, 但用來講解病情就比較麻煩忙一點。 

我一開口, 第一句問的卻是:  You cannot speak chinese?  

我們是第四個進去的, 之前的三個都是一些上了年級的華人男人和女人, 很多都是結伴而來的。 當時他們坐我前面, 我們一起等了很久, 全部講的都是廣東話。 

難道他們之前和醫生講的都是英文? 我不是看不起人, 但感覺總是不太像。 就因為我不相信這醫生不會廣東話, 所以我才一脫口就問那句。

他頭也不抬: I can't! 

Come on! 這是同善醫院, 你要告訴我你不會廣東話或華語? 當我是“魯魯”?

當然最後我必認輸!只好用英文和他講解病情。 但我承認我很不爽, 我覺得他在玩我, 所以我的語氣也不什友善, 什至不耐煩。 

這會是我最後一次來看這位同善醫院的腦科專家。 

接著是第二次的悶棍! 

我去 U Mobile 申請電話卡, 接待我的是一個華人男孩。 當然我一開口又是廣東話, 結果給小男孩打斷:  Sir, can you speak English ? 

我看了他, 嘆了口氣。 Of course I can but why can't you speak to me in Cantonese?

好! 就用英文告訴你我要什麼吧? 

不過當全部東西搞定後, 從收據中, 我才發覺其實他是馬來人。 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